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河流

來源:水利作家(微信公眾號) | 徐春林  2019年10月09日08:59

一脈小溪,一眼山泉,一泓碧潭,它是比生命更加久遠的日子。

我的先人們,在看待河流的時候,絕不是把水看做是一個東西一件物什,在他們的思維深處,水是孕育生命的生命。覺出水是有靈魂的肉體,是事物不可替代的人意。這種人意,比今天的環保意識,生態意識要深沉得多。它是源于對天地萬物,生命本源的一種感悟信仰。

先人虔誠信奉著大地倫理時,不僅僅是對生態和環保的簡單敬仰。更多的是超越天地宇宙的敬畏,對天命和天道的崇敬,包含著對終極真理的膜拜和認知。

大地的往事,攜刻在彎曲的河流身上。一粒沙,一塊石頭,一頁沉于河底的碎片,都記載著世間的點滴過往。濃縮著比《詩經》更加浩瀚,更加久遠的時光際遇。

那些關于水,關于河流的禁忌和儀式,使一代代的先人們,生活得有操守,有生命意境,有倫理深度,懂得保護好水就是保護大地的貞操。我的祖先們,一直保持著久遠年代流傳下來的傳統和操守,謹記著日常生活中對自然天地的禁忌。

是的。如果我們靜下來仔細想想,河流對我們生出的無限情感和敬意,是我們永遠無法償還的。古往今來,河流不僅救活了草木和生靈,還救活了貧苦農民的日子。河流以不計回報的慷慨施舍,廣布恩澤。凡是河流自由走過的地方,都是有美感,有意境,有風情的好地方。

我出生在修河上游的上莊山區,這里林間松柏郁郁蔥蔥,澗水鳴濺,泉流淙淙,一座小山有幾十處泉眼,每一處泉眼都有它夢想的詩和遠方,我的童年就被許多的清澈和詩意的想象包裹著。小河一年四季清澈見底,小蝦在水底自由地覓食。河床里各種顏色的鵝卵石,凸顯著生命情感的詩意。鞠躬下身子,隨意飲上一番。那甘冽,清爽,似乎洗凈人間所有的酸辣苦咸,只留下甘甜任人回味。

夜晚,整個世界都沉寂了下來,只有泉眼里的水還“叮咚叮咚”地奔跑著。人們認為夜晚草地上的露水,是天上神仙喝的甘露。于是,每天清晨,住在河邊的人家,“哐哐當當”地提著兩個水桶,去河里挑水。壓彎的扁擔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晃晃蕩蕩,水滴灑了一路,便宜了兩旁的小草,趁機喝個夠。

水倒進家里的水缸里,母親拿著葫蘆瓢隨手舀起一瓢,倒進剛洗好的早米里。香噴噴的飯,十里八香能聞見。在外玩耍的孩子,聞到香味就跑回來。

走在大地上,走在時光的水邊,你會發現河水里,泉水里都有你的影子,與你面對面,辨別著你,和你大聲地說著話,此時,在你的心里涌現著一種驚心動魄的喜悅。是的,當我們懷著清潔的情感在大地上行走時,走在時光的水邊,被我們長期感念著的河水,這時就會搶拍著我們的影子,樂意收藏我們的時光。

河流是有見識,有故事,有趣味的。他見過歷史上的許多文人,蘇軾、黃庭堅、王安石、歐陽修等等。他能夠倒背如流出你的家譜,祖先有多少人口,都是干什么的?長成什么樣子?一清二楚。此時,在你的心里會蕩漾出一種怎樣的敬仰和喜悅?

即便是一個偏遠的小村落,被清亮的河流輕輕一繞,就會變成了讓人眷戀的桃花源。附近鄉村的學校,可愛的老師帶著孩子們在河邊踢著浪花。于是,孩子們對河流有了更深、更親切的感情。

河流鑿通萬物,培育萬物,養活萬民,灌溉萬世。利天下而不自利一分,育萬物而不獨占一物。為眾生操勞,憐小惜弱。在曲曲折折的山澗繞路而行,盡量多走一些地方,多查看一些情況,多幫助一些饑渴的生靈,救濟了貧苦的日子,也救活了人間草木和生靈。

當物質主義,消費主義成為“信仰”的今天,河流漸漸被受到欺凌,掠奪,缺乏了幾許山水之意。人們想象著那片該有水的領域,于是截斷河流,筑起各種形態的高臺,將河水圈養起來。水流失去了原本該前進的動力,變成一只失去天空的雄鷹。活成了一只不會歌唱的、溫順可愛的小喜鵲。內心深處的腐根從地底下冒出來,人們以為是誰將糟糕的情緒傾覆于此,通通拿起夾子,絲網進行清理,可任憑人類如何打撈,河水始終在沉睡中散發著自己的體味。河水的心中沒有了詩和遠方,再也蕩漾不出萬物的倒影。

河流是不可割斷的根脈。我曾經有幾次離開修水的機會,都未能成行。其實主要的原因是,舍不得這條像母親一樣的河流。

作者系中國作協會員、魯迅文學院第三十六屆高研班學員。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