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情蕩紅塵》的好小說元素

來源:文藝報 | 361049  2019年10月09日11:15

我喜歡閱讀,也讀過不少大部頭小說,但往往是差強人意。倘若以差和好來評判,總覺得差的長篇小說其實是半拉子工程,只是用投機取巧的辦法,讓它看上去像一座樓宇;好的長篇小說是精美的建筑,令人賞心悅目,也經得起時間的風吹雨打。李門的長篇小說《情蕩紅塵》顯然屬于后者。

敘述功力應是好小說的關鍵所在。作家李門的36萬字長篇小說《情蕩紅塵》,近期已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全國新華書店發行。筆者用一天半的時間讀完這部小說,好久沒有被紙質書如此這般地吸引,可見其引人入勝的敘述功力。

這是一部海南大開發背景下的人性與情愛傳奇,一部當代中國式的基督山伯爵故事,也是一部現實、理想、浪漫交融的成功之作。

如今是視頻和圖片充斥的時代,而社會新聞闡述的故事層出不窮,好小說能寫出小說與故事、小說與視頻的區別,我認為其奧秘在于小說的敘述功力。李門的長篇小說《情蕩紅塵》做到了這一點。

故事的敘述可以是粗獷的、散漫的,好小說的敘述猶如雕刻,忌心浮氣躁。好小說精雕細刻的敘述才有其獨特的藝術魅力,才能在視頻、圖片和社會故事中超脫出來。

好小說必有描寫出色的風情畫卷。李門在《情蕩紅塵》中將海南鄉村的曠野寫得出神入化。如:

一輪扁圓的月亮,早已懸掛在灰色的天空。銀色的月光鋪瀉而下,將西垂夕陽那最后一縷余暉遮蔽。于是,整個山野驀地幻化出另一番情景:影影綽綽,詭譎蒼茫,或悠婉,或參差,或猙獰……置身期間,心中會升起一種無名的恐懼與神秘感。

還有如下這小段的風景描寫:

海岸之西,有一座小島,四面環海,島形似葉。島北峭壁凌空,壁下林木葳蕤。尚有山泉數眼,終年涓流不息……

再如:

嘭!嘭、嘭、嘭!嘭……

午后兩點,海風勁拂,烏云驟起,林外的西海岸傳來陣陣濤聲。剛才還是晴朗的天空,瞬間便晦暗下來,仿佛夜色的大幕即將落下。

李門在《情蕩紅塵》中這樣的風景描寫比比皆是,都是寥寥幾筆,一幅陌生而又熟悉的熱帶島嶼和云雨多變的風情畫卷便呈現在人們眼前。

好小說的敘述既激情奔放而又相當克制,尤其是涉及男女之情的敘述,如此才能從低俗的記述中超脫出來。

比如檳榔園園主女兒符曼琴與曾凱力之間似有若無的情感萌動,普通的作者會讓他們之間的情感泛濫,以博得“好看”的效應。但李門沒有這么做,而是這么寫:

……就這樣,她在自己心中那幽怨纏綿樂曲的伴奏下,被保護著、攙扶著,沿著月色鋪灑的山道迤邐而行。當符家院子那孔洞開著的石門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她一下松開了摟著曾凱力的手,笑容滿面地對他說:“石老師,我的腳已經好了,謝謝你的護送,請回吧!”說罷,便如孩童般歡快地蹦跳著朝石門大步走去……

李門寫出了妹有情來而郎克制的微妙,恰到好處,欲言又止,該小說作者的思想境界也由此得以升華,達到相應的高度。

富于感情色彩,是《情蕩紅塵》敘述語言的一大特色。讓文字注入作者的情感,加上特殊的敘述方式,使整個作品產生卓爾不群的魅力,也顯示出作者在敘事功力上具有比較成熟的、超越一般的造詣。無論是故事與情節進入到什么階段——緊張、平緩或者散淡——作者都盡量避免了敘事中的平庸與乏味。當故事不得不進入到一個沒有情節可以打動人心時,必須另辟蹊徑在敘述上下功夫。比如有關蜜蜂知識的介紹,一般來說這是十分枯燥的。但作者采用擬人與戲說的方法,便神奇地改變了現狀,達到使讀者的視線不會跳行、跳段的效果。《蜜蜂王國戲說》中的“處女之最與非凡女王”、“能歌善舞的女兒國掌權者”、“蜜蜂國之間的戰爭與掠奪”等等,便是例證。倘若不采取這樣特殊的敘述方式,相信大多數讀者在閱讀中是要跳過這些段落的。

當然,要達到這一目的,對養蜂知識的實踐與掌握也至關重要,否則,也無法達到運用自如、寫來引人入勝的程度。

好小說通常是文學性和可讀性兼備。《情蕩紅塵》講述了這樣的故事:一對過著平淡生活的夫婦(其實暗流涌動),突然卷入詭譎莫測的命運漩渦之中,丈夫不得不隱姓埋名,在被跟蹤追殺的險境下,闖蕩來到海南,亡命天涯,經歷了從未想到過的驚心動魄,邂逅了一生銘記的奇人、恩人和貴人。他美麗的妻子,經歷了一番痛苦沉重的“心靈突圍”后,也千里迢迢南下尋夫,雖彼此相思相盼,苦苦尋覓,卻陰差陽錯不得相見,經歷了“相見難、相認難、相見即訣別”的生離死別過程。書中眾多人物與主人公一道前行,生與死、發奮與沉淪、開拓與避讓,在壯麗雄奇的海南熱帶風光下,在神奇故事輪番上演的紅塵中動蕩不休,蒙太奇般地組合出一曲情的頌歌、義的贊許、愛的絕唱,奮斗者的吶喊與鏗鏘足音。

《情蕩紅塵》人物眾多,但經歷、性格與命運卻大相徑庭。在典型環境中,在現實與浪漫交融氛圍下,他們在故事里異彩紛呈,各顯神奇,讀來蕩氣回腸。男女主人公曾凱力(石運來)和魯鳳,奇特的相逢,扭曲的婚姻,詭譎的遭遇,情愛故事與奮斗故事兩條主線,緊密地交融與發展,成為這部小說的主旋律。而設計“涅槃隱身”的智者申屠揚帆,讓主人公死里逃生的養蜂師傅谷開富、被乞丐養大后又成為港商的吳多凡,以及多經磨難成為香港某大公司董事長的王云璽等等,都是不可或缺的,使主旋律有了更廣博更完美的配音。這一切布局,使小說的文學格局變得宏大開闊,這部作品不凡的特色與視野亦獲得充分的展示。

《情蕩紅塵》是一部在人物塑造、故事構思、情節安排、語言魅力等諸多方面均獲成功的作品。我相信,凡有心欣賞這部小說的讀者,會沉迷其中,在激賞中愉悅不已。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