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楊紅櫻談童書:孩子喜歡且歷經時間考驗的就是好書

來源:澎湃新聞 | 楊寶寶  2019年11月25日08:22

在今年上海國際童書展上,從上午11點到下午5點,楊紅櫻作品館中長長的小讀者隊伍一直沒有斷過。許多孩子專程趕到這里,和來簽售的楊紅櫻合影留念。

從《男生日記》《女生日記》,到《淘氣包馬小跳》系列、《笑貓日記》系列……20多年來,楊紅櫻的童書伴隨了幾代小讀者的成長。

今年《淘氣包馬小跳》系列出版了第27本《淘氣包馬小跳:櫻桃小鎮》,從2003年這個系列第一本出版至今,已經有超過6000萬冊的驚人銷量。

為孩子寫作多年依然靈感不斷,數次登上中國作家富豪榜排名,楊紅櫻有很多秘訣,也有很多心得。在她看來,深諳兒童心理,是一個兒童作家首先應該做到的。成人作家可以在作品中更多地“自我表達”,而兒童作家更多要考慮的是自己的讀者能接受什么樣的表達,研究透孩子的心理,才能讓孩子自發地愛上閱讀。

【對話】

人格健全的孩子才能拼到最后

澎湃新聞:最新一本馬小跳講了“櫻桃小鎮”的故事,有點像童話而不是兒童成長小說,最初是怎么想到構思這個故事的?

楊紅櫻:這本書是獻給所有喜歡我的讀者,我的粉絲叫“櫻桃”,其中很多人已經成長起來了。馬小跳表面上是個“淘氣包”,但實際上他是一個極具領導力的孩子。“櫻桃小鎮”是孩子們自己管理的一個小鎮,有自己的通用貨幣。馬小跳能成為當之無愧的鎮長,首先有兩個重要的大人形象,是我心目中很理解孩子很懂教育的人,第一個是“櫻桃小鎮”的建造者鄭世杰,今天的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功,但所有成功人士都會保留有童心,并且不會忘記自己是怎么長大的,一個人最珍貴的記憶就是童年,所以鄭世杰建造了“櫻桃小鎮”。另一個是非常懂孩子心的作家“櫻子阿姨”,就是我自己的寫照。他們心目中不約而同的鎮長人選就是馬小跳。

澎湃新聞:所以“馬小跳”也是你對孩子們期望的一個寫照?

楊紅櫻:我覺得今天我們在對孩子的教育中,評價標準是很狹隘的,比拼的是分數技能,沒有說到人格健全,人格健全才能拼到最后。在馬小跳身上大家看到的是一個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孩子,這樣的孩子長大是一定能成功的。

澎湃新聞:馬小跳這個系列的想象都挺天馬行空的,既有探討常見的同學關系、孩子和父母的關系,也有動物保護甚至丁克這些社會話題,決定寫一本小說的時候,您是如何確定自己小說主題的呢?

楊紅櫻:20多本“馬小跳”呈現的是豐富的童心世界,我們社會生活中的東西我都會反映到這套書里,成年人除了老師、爸爸媽媽這樣的人物,也會出現丁克舅舅這種有不同生活態度、生活方式的人,但首先他必須是一個合格的公民。我想表現生活的多元化,所以也會寫到老杜這種撞了人逃逸的,但孩子發現了真相卻堅持要去報案、揭發他。成人的世故圓滑最后是會被孩子的天真純潔戰勝的。這些成人世界的色彩都會出現在我的故事中。

澎湃新聞:“馬小跳”已經出到了第27本,這個系列也有16年之久,如何做到在這么長時間跨度里,一直受到小讀者的喜愛?

楊紅櫻:兒童身上天性的東西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去,不論中外,他們身上向真向善向美的特質是不會變的,我是牢牢抓住這一點的。還有我一直把故事融入當下,以現實生活為背景,所以小朋友永遠覺得這就是在寫我們,他們會把自己放到我描寫的情景中去。

現在讀者去讀我2003年寫的故事,也沒有違和感,因為我那時候寫的也是現在的問題,比如孩子和成人的矛盾,他們學習的壓力,渴望長大又害怕長大的心態,到現在也是有共性的。

小讀者排著長長的隊伍

孩子喜歡且歷經時間考驗的就是好的童書

澎湃新聞:你當過6年小學老師,這段經歷對后來的兒童文學寫作有什么影響?

楊紅櫻:當然有很大影響。通過這段經歷我了解了孩子,而且,這段經歷對兒童閱讀心里的了解特別有用。現在很多人都在研究我,但可能他們沒研究到的一點是我研究兒童閱讀心理有二三十年了。

做小學老師的時候,我發現孩子不同年齡的閱讀是完全不一樣的,一二年級、三四年級、五六年級的孩子,他們讀的東西、閱讀心理就會有很大區別。這也是兒童作家和成人作家最大的區別,成人作家可以更注重自我表達,我們不行,我們更多要考慮到我們的讀者對象是不是能接受。

比如一二年級的孩子能接受什么,給他們講故事該怎么講;三四年級的孩子詞匯量到了什么程度,能理解怎樣的東西;五六年級已經開始有思想深度了,該怎么去表達……這都是非常專業的。比如1-3年級的孩子,就應該讀想象力豐富的書,再大一點,就要讀能夠引領心靈成長的書,因為這個階段的孩子會遇到很多的成長問題。

所以我一直強調童書作家的專業性,這也是大大小小的孩子我都能征服的原因。因為我研究他們,了解他們,首先要讓他們愛上讀書。有些作家是不管孩子喜不喜歡讀,而是通過推薦、榜單等方式讓孩子去讀,我是一定要讓孩子發自內心地喜歡讀。

澎湃新聞:確實我們總是強調孩子應該閱讀,但也總有家長擔心孩子讀的書是不是有價值,是不是浪費了時間,你覺得孩子應該讀什么樣的作品?是喜歡讀書就可以了嗎,還是應該有所選擇?孩子應該從閱讀中應該有什么樣的收獲?

楊紅櫻:我覺得現在看一本書是不是好書,標準就是看讀者是否喜歡,是否經歷了時間的考驗。可以看版權頁的印數,印數大出版時間長,經歷了時間考驗的就是好書。

現在童書市場很亂,鍋多米少,大家都想出童書,覺得童書賺錢,自然會導致出版門檻低、質量得不到保障等問題。

本來這一關應該出版社去解決,但現在我們童書出版這一塊只強調文學,很多童書編輯都是文學專業畢業的。但國外的童書編輯,大多數是兒童教育學、兒童心理學專業畢業,他們研究兒童心理,會更知道什么年齡段的孩子適合讀什么樣的書。文學專業的編輯其實不一定懂孩子。

我覺得不能把“一本書是不是好書”這個問題踢給家長,一本童書是不是合格,出版單位就應該解決,出來的東西都應該是好東西。但現在這個球就完全被踢給家長,還有人說小孩子喜歡的東西就沒有營養,我覺得這種看法是不對的。

一本書首先要孩子喜歡,然后在倒過來看這本書好不好,而不是先認為這本書是好書,就要求孩子去讀。孩子從書中獲得什么,也不是立竿見影的,比如我們說閱讀對作文有好處,但也不是孩子讀了一本書,立刻就會寫作文了。這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所以我覺得家長對孩子要有平常心,只要他喜歡,這本書也沒有問題,都應該鼓勵去讀。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图 历年英超排名 急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开元棋牌 北京赛车cp686 2012日本av女优介绍 国标麻将补花 申城棋牌官方下载? 免费东北麻将游戏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11选5江苏遗漏数 上局世界杯比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