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王鵬驕:有生命力的創作來源于生活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趙晨琰 謝宛霏  2019年11月29日08:28

王鵬驕,本名王強,80后,某三甲醫院醫務人員。代表作《八四醫院》《核醫榮光》《核醫榮譽》《核醫榮耀》《遇見山茶花》《棉花公寓》等。

穿著白大褂的王鵬驕鼻梁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說起話來不疾不徐,完全符合人們對“理科男”的想象。他有著多重身份,醫務工作者、作家、青年編劇、獨立音樂人,卻能在這些身份之間切換自如。王鵬驕結合本職工作創作的“榮”系列三部曲首部《核醫榮光》,成為2019年中國作協重點作品扶持項目,也被看做核醫題材小說的開山之作。近日,王鵬驕接受了《中國青年作家報》記者專訪,講述自己的創作之路。

從寫歌詞到創作劇本,拐了兩個彎才走到寫小說的路上

王鵬驕從小對文字就頗為敏感。小學期間,他的作文經常被選作范文在班上朗讀,老師總是夸他說“以后能當作家”。在他看來,這樣的鼓勵非常重要,可以在孩子心中悄悄埋下一顆文學的種子,走上寫作之路是到了一定年齡產生的化學裂變。

王鵬驕說,大學雖然選擇了臨床醫學專業,但他并沒有放棄自己的文學夢。他利用課余時間輔修了漢語言文學,加入了學校的文學社團,還參與了校報的采寫。但最讓他自豪的還是大學期間一直堅持寫歌詞,四年下來寫了一兩百首歌詞。剛開始,因為繁重的課業壓力,寫歌詞成了他紓解情緒的出口,但后來他發現,寫詞竟然促進了自己的寫作。

“音樂和文字其實是相通的,沒有太多明顯的分界。”在王鵬驕看來,小說在講故事,而音樂也在訴說,它們都在表達感情,是傳達作者思想的一種介質。

王鵬驕拿出歌詞本,展示出本上多處被圈出來替換的創作過程。“寫詞也是自我訓練的過程,它會鍛煉你用詞的凝練程度,用字的準確程度,如何精準地去表達主旨。寫詞就像在提煉小說的靈魂,它能把控整個小說的情緒、情感,表達背后的主旨和立意。”王鵬驕寫歌詞的習慣一直保持至今,每出一本新書,都會為它寫上一首。

王鵬驕坦言,他的創作之路其實是從寫歌詞到創作劇本,拐了兩個彎才走到寫小說的路上的。王鵬驕很感謝那段寫劇本的經歷,讓他更加清楚如何讓人物更加接地氣、如何制造沖突、如何推向高潮、如何將主題集中表達、如何抓住人心、如何更有張力……

“寫歌詞和劇本為我寫小說奠定了基礎,讓我能更好地處理小說中繁雜激烈的情緒、更好地構想充滿現實色彩的文學主題,增強故事的張力。”王鵬驕坦言,每次轉型其實也都是一種挑戰。

之所以萌生寫小說的想法,跟王鵬驕的本職工作密不可分。王鵬驕希望用自己的筆向讀者科普醫療常識,展現真實的醫患關系,在冰冷的手術刀中找尋熾熱的人性,讓醫學被更多大眾理解關注。

“人的身體需要醫學來治療,而人的心靈需要文學藝術來治愈。”他希望,作為醫者給予患者身體上治療的同時,也能以寫作者的身份通過文字給讀者以心靈上的治愈。

王鵬驕說,寫醫療題材小說除了治愈讀者,也是一種自我治愈的過程。“醫生的工作是一種閉環的狀態,每天的心理壓力也很大。醫院工作繁忙,還要經常直面復雜的醫患關系和令人心痛的生離死別,所以寫小說也是我情緒的出口,對自己的治愈。”

生活中的觀察和思考是源源不斷的寫作素材

在鮮為人知的核醫學領域工作數年,王鵬驕開創了核醫小說的先河。他的作品《核醫榮光》《核醫榮譽》《核醫榮耀》三部曲,被稱為核醫小說的開山之作。“不少人對于核醫學領域的了解少之又少,甚至很多患者‘談核色變’,之所以選擇這個冷門的題材,就是想為讀者揭開核醫學這層看似神秘的面紗,也消除大眾對這個行業的誤解。”王鵬驕說,醫務工作者們所做的工作,無論是怎樣科普宣傳總是有限的,而用小說這樣的載體,可以更廣泛、更立體地傳播,也更容易被大眾所接受。

王鵬驕的新書《八四醫院》以解放軍第84陸軍醫院為原型,以軍醫劉解放的職業生涯及情感糾葛為主線,以南京地域文化為背景,勾勒出一幕史詩級的戰地醫療與現實醫療交疊的時代畫卷。他的書里既有新中國成立70周年來所經歷的滄桑巨變,也有歷經歲月沖擊下醫患關系不斷更迭的濃縮;既有現代醫療技術日新月異的展現,也有不同時代下光怪陸離的人心投射。

“我的靈感全部源于在醫院里遇到的人和事。”王鵬驕拔高聲音說,源于生活的素材,能在視覺上、心靈上、感官上形成多重刺激,以此萌生的靈感去創作,一定是有溫度、有深度、有生命力的寫作。生活中的觀察和思考給予他源源不斷的寫作素材,也成為了他寫作的靈感原動力。

讀者讀王鵬驕的文字,就好像身處一家現實的醫院,面對最真實、最赤裸的人性。他的行文也總是恪守著醫生的專業、冷靜和嚴謹,寫到手術等情節時,字里行間還會有不少醫學名詞。“作為醫療題材的作品,想要還原真實,刻畫專業的醫務工作者,需要的正是嚴謹和科學,讀者即使乍看之下讀不懂,但讀完一整本故事,也總有新的理解和啟發。”

作品優秀與否不在于炫技

王鵬驕的微博名叫“編劇王鵬驕”,他習慣帶著編劇的眼光來審視自己的作品,力求寫作時“為影視做好工業化基礎”。在動筆之前,他要在腦中把想寫的東西串聯成畫面,再根據畫面進行完善和豐富,敲完最后一字,他還要再從頭通覽一遍整個劇情,“就像看一部電視劇或者電影一樣”。

目前,王鵬驕已有多部作品正在進行影視化。“優秀的作家都是潛在的導演和編劇。小說和影視本質上都是藝術門類不同方式的呈現,在文字和畫面之間并沒有完全的隔膜。像九把刀、嚴歌苓等人,他們既是知名作家,同時也是好導演,好編劇。”王鵬驕坦言,相比文字,影視作品的畫面感和沖擊力都更強,更直接,也能被更廣泛地傳播。他認為,如今網絡小說能否影視化是衡量一部作品的標準之一。

“當然一本書的立意和主旨,也是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他補充道,作品優秀與否不在于炫技,而是能否打動自己、打動別人,呈現人性的光輝。

每天下班后,晚上八點坐在電腦前開始寫作是王鵬驕雷打不動的習慣。在他看來,培養寫作的慣性是為了讓情緒得到集中的表達,而這種集中表達比較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

王鵬驕說,自己不是一個會反復修改打磨的作者,更喜歡沉浸在情緒里一氣呵成地完成創作。在寫每一本書開頭的時候,王鵬驕就已經想好了整體的故事走向,乃至最后的結局。有時候,他也會先寫好歌詞,讓歌詞引領他的整個寫作過程,來保證文字始終圍繞主題、不偏離。在他看來,人物的塑造在小說中更重要,用人物去推動故事情緒,是一個比較符合目前影視化流程的方式。在塑造人物之前,他還會先寫好人物小傳,畫好樹狀圖來梳理人物關系的脈絡,“這些都是一個寫作者該具備的基本功。”

談及寫作的經驗,王鵬驕思考良久,最終總結為“沉心”和“伏案”兩個詞。王鵬驕說,在寫作上有天賦的人極多,但堅持創作者寥寥無幾,寫作者們要有端正的態度,懷抱對創作的敬畏,克服急功近利之心。而生活閱歷也是寫作的重要支撐,有了豐富的沉淀和扎實的積累,才能保證作者持續和高質量地輸出。

“青年寫作者們要去尋找適合自己的領域,寫感動自己,自己能駕馭的文字,才可能打動讀者,甚至獲得意想不到的回報。”王鵬驕說。

-------------------------------

圓桌談

@速途:《八四醫院》在傳遞希望與暖意的同時,也具有較大的革命歷史意義;而國內首部核醫學題材現實主義小說《核醫榮光》,在做好核醫學科普的同時,也讓更多讀者感知希望、人性和溫情。

@歡哥518:王鵬驕的作品將醫療科普與文創巧妙結合,將科研論文與文創嫁接等形式,以文學培根鑄魂,以醫學科普健康,形成了系列紅色醫療現實題材創作。

@知乎匿名網友:王鵬驕的小說不是很像網絡小說,更像是醫學實錄。有不少讀不懂的專業內容,不過故事很好看。

@開會的娃娃魚:本身不喜歡現實題材的書,但是他的書讓我重新找到了對網絡小說的熱情,他寫的那么真實,那么身臨其境,太厲害了!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幸运11选5是哪个省的 2019不要押金的麻将群 浙江11选5推荐号码 快速赛车开奖网址 闲来麻将长沙麻将ios 吉林11选5开今天 网络捕鱼游戏平台出租 闲来红包麻将 幸运飞艇10选8规律 优乐江西麻将 下载 五分pk10官网开奖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