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張欣:文學一直都在

來源:小說月報(微信公眾號) |   2019年11月29日09:30

張欣,作家,廣州市作家協會主席。著有長篇小說《深喉》《不在梅邊在柳邊》《狐步殺》等。

◣獲獎作品《黎曼猜想》◢

《黎曼猜想》聚焦中國都市的新興階層,塑造了多位富有時代特色而又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體現出作家對于人性的探索和新都市精神的追尋。當中國的都市開始躋身于世界大都市的方陣,其都市精神的內核一定包含著強勁的引擎動力。張欣敏銳地記錄下這一歷史的進程,在《黎曼猜想》中揭示得最為清晰:除了活著,還要重生!這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也是一個極具意味的主題,因為它反映了一個古老民族的騰飛,也反映了人性在更高層次上的蘇醒。

◣《黎曼猜想》創作談◢

問:張老師您好!很高興您能接受我們的訪談。讀您的作品,很容易讓人想到三個關鍵詞:時代、都市、人性。從早期的《你沒有理由不瘋》《愛又如何》到幾年前的《用一生去忘記》《對面是何人》《不在梅邊在柳邊》,到如今剛剛獲得百花文學獎的《黎曼猜想》,都體現了這一點。您覺得這樣概括您的創作是否合適?為什么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創作風貌?

張欣:是的,我覺得你總結得很好,的確我的小說雖然內容龐雜,但是總結起來,也無外乎就是關于時代、都市和人性的思考。老實說,我在寫小說的時候并沒有特別的理論準備,現在反觀,才發現似乎有些一脈相承。小說是一種記錄,當然也是一種認知和思考。然而我們有時候會偏重它的意義或者哲思,但我還是覺得小說這種文體,貼著生活寫更為合適,只負責呈現,未必需要現場批判,給讀者留出足夠的空間。所以我的寫作心態相對輕松。

問:很多讀者和評論家都注意到您作品中的時尚性,它們的確也是構成您作品魅力的一種元素。不過時尚性很容易受到時間的限制,一種時尚很容易被另一種新的時尚所取代。但是在您的作品中,這種時尚性卻有著長久的生命力,比如下海潮,股市的瘋狂,新興階層的生活理念、趣味和品位,等等,至今看來仍有令人怦然心動的地方。我覺得這種時尚性只有根植于更深層的土壤中才會長久,您能更清晰地闡述一下嗎?

張欣:我覺得時尚這個概念并非是具體的款式或者顏色,包括下海或者炒股這一類的舉動,因為凡事只要具體就一定會有過時的問題。時尚其實是一種心態,就是不能被火熱的時代所淘汰。這跟穿什么用什么做什么沒有關系,都市人真正害怕的是落伍,必須具備拍馬直追的勇氣和能力。那么問題來了,在這個過程,可能得到,可能失去,都必須付出代價。

問:現在我們再回顧一下新時期的小說,其實真正現代都市意義上的小說并不是很多。我們的作家比較喜歡回頭看,比較關注諸如傳統與都市,農村與都市,還有政治、經濟、文化等等方面與都市的臍帶關系。您的一系列小說似乎在尋找中國都市特有的東西,比如《黎曼猜想》中,就很清晰地表現出“除了活著,還要重生”的主題。當中國的都市開始躋身于世界大都市的方陣,這樣的主題無疑具有強烈的現代性與前瞻性。這種創作姿態,也與中國眾多的當代作家的創作姿態迥然有別。您怎么看?

張欣:首先謝謝你對我的肯定。我覺得最重大的變化是改革開放,可以說這是一個分水嶺,之前的作家相對都會有引領性,或者成為大眾的啟蒙,或者負責反思和前瞻。但是改革開放這四十年,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局,似乎所有的先驗和詮釋都失靈了,或者無言無語無力,我們對發生的一切和讀者一樣都是目瞪口呆。所以我決定放下身段,成為蕓蕓眾生,和讀者一起感悟這個時代。如果從這樣的寫作態度出發,原先固有的那一套價值體系肯定會受到挑戰。的確,在大潮奔涌泥沙俱下的今天,幾乎每一個都市人都會思考浴火重生的問題。如果沒有重建,就不會有痛苦,也就沒有文學。

問:《黎曼猜想》這次獲得百花文學獎,我個人感覺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借茅諾曼的感悟道出了“除了活著,還要重生”的思考,這在當代文學史上也是一個極具意味的話題,因為它反映了一個古老民族的騰飛,以及人性在更高層次上的蘇醒。二是在寫法上有所突破。一般來講,小說的高潮往往是矛盾沖突的總爆發和解決。在這部小說中,小說最精彩的部分是一個個主人公的超越和升華,靠人生層次的提高讓讀者讀來如醉如癡、心馳神往,這比靠矛盾沖突抓住讀者要有挑戰性。三是在并不長的篇幅內,塑造了近十位性格鮮明的人物形象,他們的言談舉止乃至服飾都恰如其分,非常精準,次要人物有的只露一面便令讀者印象深刻。這種功力,讓我想到水泊梁山眾好漢的刻畫。您個人對這部小說有何評價?

張欣:非常榮幸,這次能夠獲獎,也非常感謝《小說月報》對我的鼓勵。我自己也覺得《黎曼猜想》是一部有點特別的小說。首先在構思的時候我就滑出了固有模式,也可以說是脫軌。一般在處理這樣的題材時,婚外情、三角戀都是容易出彩的部分,但是我把故事放在這個重要的男人死后,圍繞他的矛盾仍舊是尖銳的,無論是母親、妻子還是初戀,都對這個男人有著刻骨銘心的愛,也才導致她們之間的戰爭在男人死后才拉開序幕。其次在人物塑造方面,我也沒有用慣性思維——他或者她應該怎么樣,這里的“應該”是我所警惕的,其實所有的小說人物走到哪一步都是必然,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沒有所謂的應該,他或者她就是這個樣子。如果有太多的人設或者應該,小說就很難是鮮活靈動的,人物就會變得虛假或者兩腳不沾地。

問:好的,再次感謝您接受我們的訪談。最后,您想對我們刊物的讀者以及多年來喜愛您作品的讀者說幾句嗎?

張欣:我為什么從心底重視這個獎,就是因為它是讀者參與的評選。很長一段時間,作家都會偏重為自己的內心寫作。這一點我是贊同的,我并沒有迎合讀者的寫作心態,但是我內心是有讀者的,也許因為廣州是一個商業社會,文藝作品印在雜志上,出街擺賣便有商品的屬性,我希望能夠通過作品可以和讀者談心、共情,在這個物欲橫流人情淡漠的時代,找到哪怕是一點點的心意相通,以及悲憫與溫暖。

謝謝你們長久以來的支持。文學一直都在,當我們欣喜和寂寞的時刻,當我們在深夜痛哭和奔跑的時刻,文學永遠是一燈如豆的存在。謝謝你們。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体彩p3走势图带连线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 明星江苏麻将官网苹果版 获取股票历史数据 怎么用手机网络赚钱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上海快3开奖结果快 老快3开奖结果江苏老 3d开奖号码结果查 赛车最快速度是多少 欢乐麻将欢乐豆交易 德甲夺冠次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