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華文明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

來源:文藝報 | 向云駒  2019年11月29日08:31

眾所周知,隨著中國改革開放不斷深化的進程和日益豐碩的發展成果和成就的呈現,在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國際和國內都有一批著名的文化理論家、思想家開始思考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全面崛起之際及之后,文化何在與文化何為的問題。研究和探討中國文化個性與它對世界的影響及其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就顯得十分必要。在20世紀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開的一系列國際會議、論壇和世界哲學大會上,一大批國際著名思想家、哲學家不約而同提出未來世紀的思想、哲學、文化繼續發展的出路在于回首東方,向孔子、老子、莊子、孟子、墨子的東方思想回歸,尋找思想動力和出路,中國的文化學者、思想家也提出了同樣的思考和回應。獲得中國政府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隆重頒發的共和國友誼勛章的法國前總理拉法蘭先生,在他的著作《中國的啟示》一書中說過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話語,他說:“中國思想是‘人類經驗另一極’,它讓我們著迷。西方思想和中國思想就像陰和陽的關系,形成了創造性的互補。”季羨林先生提出了以天人合一為核心的21世紀是東方文化的世紀的理論。費孝通先生提出了文化自覺和“美人之美、各美其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文化發展走勢和文化選擇。張世英先生提出了融東、西方主客分離對立為主客融一的新“天人合一”觀為未來文化的出路。本世紀初,會林、紹武先生以高度的文化責任意識和強烈的學術理論擔當,既謹慎又大膽地提出了“第三極文化”思想,接續前輩話語,順應時代發展所需,使中國文化再一次獲得了前沿性、戰略性的理論支撐。

中華文明的個性來自地理閉環效應

中國文化的極致性與它所處的地理環境具有相關性。中國文化生長、形成和定型的自然地理空間構成一個具有閉環性的地理空間。在這個空間里,多元一體是其基本特征。多元一體既包括中華民族的多元一體,也包括文化上的多元一體。高山、沙漠、蠻荒和汪洋的阻攔隔斷,使中華文化和中國文明數千年來處于獨立自足、封閉自洽的發展環境之中,成為人類文明獨一無二的偉大樣式,以其獨特性、豐富性彪炳世界。

中國文化傳播有年輪一樣清晰的漣漪:向外的擴散與幅射,向內的吸引與魅力,多圈多極。包括:黃河文化圈——1,陜西文化圈,極點西安;2,河南文化圈,極點鄭州;山東文化圈,極點曲阜。長江文化圈——1,包括湖北文化圈,極點楚文化;2,浙江文化圈,極點杭州;江蘇文化圈,極點蘇州;3,四川文化圈,極點成都。

民間文化在一國文化中是一種基礎性、全民性的文化。民間文化是伴隨著一國人民民族性格、個性、特質的形成而形成與發展的文化。民間文化來自歷史的深處又具有現實的廣度,具有時間歷時性又具有空間共時性。中國的民間文化由于中國歷史地理的相對獨立、封閉而具有突出的地域特征,有典型的土生土長的性質。由于中華文明是目前世界各種文明類型中始終在活態傳承,有明確文獻記載和史傳傳統,文字和語言一貫到底,歷史沿革脈絡清晰的文明,所以,中國的民間文化就相應地具有獨特的特質和價值。概括起來有這樣一些特質:①中國民間文化是一種文明體內沒有出現過大的斷裂、變更、改寫的民間文化,具有始終在傳承的韌性和延續性,世所罕見;②中國民間文化孕育與催生了中國文字和書寫文明,但它的口頭文學、口頭文化傳統始終在民間得以傳承、傳播、生長,有一套與典籍文化和書寫文明相媲美、相匹配的民間傳統和文化譜系;③中國民間文化以不識字的民眾為傳承主體,同時又具有全民性,使它成為中國文化的底色、根基、源頭,要理解中國文化必須理解中國民間文化。所以,如果要討論中國文化的國際影響力,要使中國文化在國際文化交流中獲得有效的影響力和傳播力,還應該充分認識到中國民間文化是中國文化影響力的豐富資源和魅力基因。

中國人長期以來就對自己的文化有清醒的描述和認識,俗語說:十里不同風,百里不同俗。這里包括兩種認識:一是中國民間文化具有多姿多彩、和而不同的豐富性;二是中國民間文化依據中國的地理版塊、生態樣貌、生產方式、歷史傳統形成了地域性或區域性特征。

中華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偉大的四大文明之一。它又是這些文明中唯一從未中斷,從古至今傳承未絕的文明。這種“從未中斷”的原因,首先是因為我們前面所講的地理環境決定的,是這種地理造成的閉環效應所致。其次是由于中國思想從古至今都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大一統”思想,即地理的一統、王朝的一統、政治的一統、文化的一統思想。中華文明的“從未中斷”,具有豐富多樣的表現形式。包括王朝歷史的代代更替,編年清晰可溯;《二十四史》代代編修,文字從甲骨文時代一直活到今天,古代語言音韻依然可考,文獻積累浩如煙海,口頭文學代代相傳,民俗民風古樸,詩歌代有新出,等等。其傳承不絕的原因在環境的大體量封閉,地理多樣性與生態多樣性和思想傳統的大一統觀下形成的分分合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以外,還包括文化多元一體,文化統一、文化認同的傳續,帝國王朝體制的代代沿革,中醫藥文化對人口繁衍和人種生殖的保續,文化包容上的海納百川、儒釋道圓融,農耕文明的土地養人、可以靠天吃飯,人民安土重遷、認祖歸宗、守望故土,堅守天下中心、華夷觀念,文明中心始終不向海外域外轉移,孔子及其思想道德觀通過教育和“傳而習之”產生的深遠影響。自給自足的農耕文明成就了文化的封閉、保持了文化的多樣性,中華文明為人類文化和文明貢獻了自己的個性風格和獨特創造。由此,形成中國文化的圓柱式模型:自成一體、自樹標桿、圓形柱體式生長、在世界文明中獨樹一幟、達到極致的個性化程度和極致性的海拔高度。

“全球化”使世界發現中國

雖然自古以來中國就在相對封閉的地理環境中發展中華文明。但是這個封閉并不是完全的不與外界往來或者根本拒絕和完全杜絕與外界交往。事實上從古至今,中華文明都不斷地汲取著外來文明的滋養和營養,多次出現大規模吸納、學習、模仿外來文明的熱潮。漢代的百戲就是一個世界性表演舞臺,西方的雜技、魔術、馴獸、幻術大量涌入中國,佛教傳入和漢代以后不斷有人去西天取經并使佛教在中國普及和深入人心直至本土化中國化。唐代富甲一方,胸襟博大,萬邦來朝,文化盛極一時,氣象開放景象繁華。陸路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同步繁榮,絲綢和陶瓷成為中國文化最亮麗的名片。宋、元、明時代中國文化日益走出去,其間高潮迭起。這些實際上是大航海時代全球化之前的前史,是工業革命之前農耕文明時代的全球化史,并且代表和達到了那個時代全球化的頂峰,也因此才孕育了工業革命的大航海的全球化史。當然,這個時候,中國大清王朝逐漸閉關鎖國,完全沉醉在自戀之中,把自己置于井底之蛙的境地,終于飽嘗歷史的惡果。中國文化由強到弱、由盛而衰,而歐洲或西方文化則由弱到強、由衰而盛,全球化都是其中的一個轉折點。其中,對于中國文化,全球化之前,是西方發現東方文明,更多地表現為稱羨東方文化優秀優點優勢的時代;而全球化之后,隨著對中國的殖民侵略和掠奪,隨著鴉片戰爭中國貌似強大卻不堪一擊的失敗,西方又出現了更多地表現為極力否定貶低歪曲中國文化的思潮。所以,西方對中國的發現經歷了對其優點的發現和對其缺點的發現這樣兩個方向。

在西方發現中國的時候,一批睿智的西方思想家敏銳地發現和揭示了東西方文化之間的共性和個性的價值。其中,法國的思想家尤為突出。笛卡爾、帕斯卡、馬勒伯朗士、培爾、孟德斯鳩、盧梭、伏爾泰、狄德羅等等。比如:培爾在思想史上被馬克思恩格斯稱為使“一切形而上學在理論上威信掃地的人”。他認為,古代中國人承認萬物之靈中,以天為最靈,天能支配自然,即自然界中其他之靈非順天不可。這種在德謨克利特和伊壁鳩魯那里出現的思想,在東方卻極為普遍。但伊壁鳩魯否認有統攝一切的天理天則,從而肯定神的存在;而儒家卻肯定有一種天理天則,從而否定神的存在,這是中國儒學與伊氏的不同處。培爾從東西方同一現象中比較出兩者在思想上的完全不同。伏爾泰是是近代歐洲對中國的知識了解最多的思想家之一,他甚至認為“世界的歷史始于中國。”他還改編中國元曲的《趙氏孤兒》為《中國孤兒》,借此大力推崇孔子的倫理。萊布尼茨是近代德國思想家中對中國文化傾注了最大興趣和耗費最多精力的人。他的思想與法國哲學有密切聯系。1672年萊布尼茨進入巴黎的知識圈,結識了馬勒伯朗士和數學家惠更斯等人。萊布尼茨關于中國的一個重要思想超越了此前一概否定和全盤肯定的時俗,認為中國文化對于西方文化具有互補作用,兩者在思維上有同構性。他指出:“中國是一個大國,它在版圖上不次于文明的歐洲,并且在人數上和國家的治理上遠勝于文明的歐洲。在中國,在某種意義上,有一個極其令人贊佩的道德,再加上有一個哲學學說,或者有一個自然神論,因其古老而受到尊敬。這種哲學學說或自然神論是自從約3000年以來建立的,并且富有權威,遠在希臘人的哲學很久很久以前。”萊布尼茨還對中國文字、易經、數學、哲學等展開了艱苦的研究,從過去的同樣被人評論過的中國現象推導出更高層次的不同結論。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根源與起源

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提出首先是基于人類的本質和天性,中國哲語稱:東海西海,心理攸同;南海北海,道術未裂。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是未來的構想,也是一個實踐性的歷史進程:在遠古的神話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表現為偉大瑰麗的想象力,締造和形成了人類的天神觀、宇宙觀、世界觀;在人類意識覺醒或人類自覺的傳說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表現為形成了人類的自我意識,明辨真善美,同母題傳說故事出現在世界各地;在全球化(早期、中期、當前)時代,大航海開辟了地球一體的命運,兩次世界大戰促成世界存亡的命運一體,自由、民主、平等、博愛成為人類文明的價值追求;在信息化時代,科學進步,市場經濟發育,生態環境同頻共振,互聯網無障礙聯通世界,人類命運共同體表現在共享共建,和平共處,互惠互利,平等相待,睦鄰友好,攜手發展,共同繁榮。

人類命運共同體超越國家政治制度差異、國家意識形態差別、經濟發展不平衡,追求人類文明的最大公約數。人類命運共同體追求和促進文明交流與互鑒,化解和超越文明沖突與敵視。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基于人類的共性和個性的辯證關系。人類的共性包括:①人類性:直立、語言、藝術、工具,與動物相區別;②人性:人道主義,向真向善向美;③世界大同和大同世界:憧憬美好未來,天堂般美好,和平、自由、民主、平等、博愛;④全球化使人類彼此關聯命運與共;⑤生態環境的全球性、整體性,使人類命運同一;⑥市場經濟全球化、一體化,牽一發而動全身,使人類命運相關;⑦信息聯通使人類彼此息息相關;⑧科技無國界。人類的個性包括:①人種性,膚色與種族的特色;②語言的分類與差異;③地理地域的特色;④歷史:部族、國家的地域性差異;⑤民族的個性:a,小型的民族,b,多元一體的民族,c,民族國家的民族;⑥宗教的個性;⑦歷史遺留形成的文化圈個性,如齊魯文化、楚文化、燕趙文化等;⑧宗族、家族的個性;⑨個體個人的個性。人類共性個性關系包括以下幾個方面:①所有個性中的共同性構成共性;②共性表達了所有個性中的共性;③個性是一級一級、一層一層、一圈一圈擴大、升級、外延的;④有無數個層次層級的多元一體現象和表現;⑤人類命運共同體與政治多極、文化多樣、經濟多元、個性自由互為表里;⑥越是科技化越要人文化,越是經濟一體化越要文化多樣化,越是全球化越要本土化,越是現代化越要傳統化,越是市場化越要資源化,越是物質化越要精神化。總之,越是政治多極化越要人類命運共同體化。

我們的未來觀和文明觀是“文明互鑒論”

文化差異性是不同人群和不同文化之間互相吸引的根本原因。藝術魅力來自于文化個性,驚奇產生于個性的魅力。一種文化的偉大個性加上它高度的成熟,就形成它的文化高峰和極致性。中國文化是世界文化中的第三極文化,也是人類文明中的大體量、長時段的文化高峰。幾千年來,古老的絲綢之路就連接起中國與世界的廣泛聯系,從陸路和海路等各種途徑、路線、航程,絲綢之路打通中國與世界,也創造了中華文明的世界史奇觀和奇跡。中國為世界送去了中國風,掀起一次又一次的中國熱潮。中國為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人民的福祉、幸福、美好生活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中國的物產、陶瓷、絲綢、茶葉,以及四大發明、儒家思想、文學藝術,都曾通過絲綢之路播撒全球,吸引西方智者一次次注目中國,拉動西方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工業革命、全球航行等重大歷史事件的敏感神經,在世界文明史中書寫了無數的篇章。一個具有獨特氣質、別具創造才華的民族一定具有自己的獨創能力。思想、文化、藝術、科技、物產、制度、組織、管理等等一切的獨創性必然為人類作出新的貢獻。中國的未來將更加現代化,更加世界化,更加文明化。我們古老的絲綢之路將在全新的“一帶一路”重構中煥發全新的活力。中國制造和中國精神將為人類物質文明豐富和精神文明發展作出全新的貢獻。

今天,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的繁榮也需要中國。中國堅持開放,堅持實行積極主動的開放政策,并著力于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全面開放新格局,就必須提出新的文明主張。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張。他指出:“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以‘天下大同’、‘協和萬邦’的寬廣胸懷,自信而又大度地開展同域外民族交往和文化交流,曾經譜寫了萬里駝鈴萬里波的浩浩絲路長歌,也曾經創造了萬國衣冠會長安的盛唐氣象。正是這種‘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的變革和開放精神,使中華文明成為人類歷史上唯一一個綿延5000多年至今未曾中斷的燦爛文明。”開放是中華文明的未來選擇,“一帶一路”是中華文明與世界人民通融互惠相知的紐帶,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則是中華文明向世界貢獻的嶄新思想智慧。總之,我們的未來觀和文明觀是“文明互鑒論”。這既是40年改革開放的寶貴經驗,也是中華文明必然形成的歷史終極目標。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指出:“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因為文明是多彩的,文明是平等的,文明是包容的。“歷史告訴我們,只有交流互鑒,一種文明才能充滿生命力。只要秉持包容精神,就不存在什么‘文明沖突’,就可以實現文明和諧。”中國是在文明互鑒中發展起來的,中國人民愿意將這一偉大的寶貴經驗奉獻給世界,中國也愿意為世界和平發展提出中國的方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因為這既是歷史所趨,也是世界各國的民心所向。推進人類各種文明交流交融、互學互鑒,是讓世界變得更加美麗、各國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的必由之路。習近平總書記曾經指出:“文明沒有高下、優劣之分,只有特色、地域之別。文明差異不應該成為世界沖突的根源,而應該成為人類文明進步的動力。”人類命運共同體與政治多極、文明多樣、經濟多元、主權平等、民族獨立、個性自由互為表里,是人類共性和個性辯證統一的理論,是中國文化天人合一宇宙觀、協和萬邦國際觀、和而不同社會觀、人心和善道德觀的必然結論。

在21世紀,以外空空間技術和虛擬空間數字技術、互聯網技術與海陸空立體交通為標志的新型全球化時代,中國文化將以閉環時代的個性擁抱時代的開放和世界文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也將在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中實現偉大復興。中華文化將在雄厚的基石和偉大的高原上創造新的輝煌,也將以其獨特面貌和巨大魅力走向世界吸引世界。歷史的結論是:只要新的文化創造努力追求中國文化的極致性,彰顯中國文化的極致性,達到中國文化的極致性,無論是講世界故事還是講中國故事,都能抵達文化交流和傳播的彼岸,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中國文化的貢獻,使中華文明達到新時代的人類的世界的高度。

(本文系作者2019年10月在中法文明對話會上的發言)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捷报比分篮球直播 _澳门百家乐策略 微信捕鱼注册送 澳洲幸运8彩票下载 2人麻将怎么打法 内蒙古快3结果 广西快乐10分开结果 秒速赛车投注平台大全 3d试机号预测 锦牛网 美女国标麻将单机版